广东36选7开奖时间查询
  • 新書推薦
  • 書目下載
  • 書評書摘
  • 隨書資料
  • 人文社科圖書
    論因特網
    發布日期:2016-06-21 08:52:21   瀏覽量:
    作者:著者:〔美〕休伯特·L.德雷福斯 譯者:喻向午 陳碩   出處:   時間:2016-5
    \
    著者:〔美〕休伯特·L.德雷福斯
    譯者:喻向午 陳碩
    ISBN:978-7-5649-1786-9
    定價:32.00元
    出版時間:2016年5月
    分類:文化研究
     
    作者簡介
    休伯特·L.德雷福斯(Hubert L.Dreyfus,1929— ),美國當代哲學家,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哲學研究所教授,主要著作有《計算機仍然不能做什么》《存在世間》等。
     
    譯者簡介
    喻向午,1972年出生,湖北大悟人。武漢大學新聞學專業畢業,現為《長江文藝》雜志副主編、副編審。
    陳碩,1984年出生,湖北荊州人。廈門大學智能科學系09級博士研究生,主要從事人工智能與機器意識研究。
     
    內容簡介
    《論因特網》展示了當前網上沖浪、聊天、博客等與克爾凱郭爾理論之間的聯系,展示了因特網的私有化經驗如何忽視了人體所必需的能力,如信任、情緒、風險、本地共享以及承諾等。該書為河南大學出版社“行思文叢”一種。
     
     
    本書是與日俱增的關于因特網利弊之文獻的重要補充。
    ——《哲學評論》
    關于因特網種種承諾的一次清晰辨析……以哲學家的眼光審視一個影響我們所有人的問題。
    ——《普遍存在》雜志
    ……一場精心設計的論戰……我們需要更多德雷福斯這樣的老師,將網絡融入依然具有深邃人性的課程。
    ——亞當·莫頓(出自《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在互聯網世界,不管你是菜鳥,還是浸淫其中已久——作為使用者或開發者——這本書都將從看似平常的[超鏈接]到遠程教育的當前趨勢等方面吸引你。
    ——《科技方向》雜志
     
     
    目錄
    引言 1
    第一章 超越超鏈接 12
    第二章 學習和教育的距離有多遠? 33
    第三章 非涉身的遠程具現和現實的遠程性 62
    第四章 信息高速公路上的虛無主義:
        當代的匿名與信責之爭 91
    第五章 虛擬的涉身:“第二人生”的神話 115
    總結 161
     
    書摘
    在《文學評論》中一篇1846 年寫成、題為“當代”的文章里,克爾凱郭爾(Kierkegaard)警告說,他的時代的特點是對所有不同地位和價值的公平的反思和好奇。用他的話來說,這些超然的反思對各種區別一視同仁。所有東西都是同等的,沒有什么特別重要值得為其獻身。尼采給了這種現代情況一個名字;他叫它“虛無主義”。
    克爾凱郭爾將這種層次的破壞歸咎于他所謂的公眾。他說:“因為層次破壞完全變成了一個必須首先被供養的幽靈,是一個巨大的抽象概念、一個包羅萬象實則虛無的東西、一個海市蜃樓——這個幽靈就是公眾。”但克爾凱郭爾聲稱,躲在公眾背后的真正的惡棍,是報刊。他警告說:“歐洲將會因報刊陷入停頓,并停頓下去,以提醒人類造出了一個最終壓倒自己的東西”,他還補充道:“即使我的人生沒有其他重要性可言,我也感到滿足了,因為我發現了這個讓人絕對喪失斗志的日常報刊的存在。”但為什么將層次的破壞歸咎于公眾,而不是其他東西,比如民主、技術或者喪失了對傳統的尊重呢?為什么這樣偏執地妖魔化報刊呢?克爾凱郭爾在他的文章中說:“正是報刊,更具體地說,是每天的報紙……讓基督教教義變得不可能。”這是一個驚人的觀點。顯然,在克爾凱郭爾看來,報刊是一種獨特的文化/ 宗教上的威脅,但解釋這一點需要費點力。
    1846 年,克爾凱郭爾選擇了對公眾和媒體的攻擊,這并非偶然。要理解他為什么這么做,我們需要看看一個世紀以前發生了什么。尤爾根· 哈貝馬斯(Jürgen Habermas)在《公共領域的結構轉型》中,將他所謂的公共領域的起源確定在18 世紀中葉。他解釋道,在當時,報刊和咖啡屋成了政治討論的新形式的軌跡。這種新的演講領域與古老的城邦或者聯邦差異極大;當代的公共領域被當作一種外部的政治力量。這種額外的政治狀態不僅不是負面的,正相反,盡管缺乏政治實力,它卻是正面的。正由于公眾輿論并非政治力量的練習,因此它受到?;っ庥詰撐刪竦撓跋?。啟蒙知識分子們視公共領域為使理性和無私制度化并不斷完善的土壤,這對政府和人民具有指導意義。而自由的討論逐漸被當成自由社會的關鍵特征。報刊將公眾辯論拓寬至普通市民中越來越寬廣的閱讀群體,布爾克(Burke)贊揚道:“在一個自由的國度,每一個人都認為,公眾事務的每個方面都與自己相關。”在接下來的一個世紀里,得益于日常報刊的擴張,公共領域逐漸變得更加民主,直到這種民主產生了驚人的結果,引用哈貝馬斯的話來說,“在19 世紀中葉前后,改變了‘公眾輿論’的社會性先決條件”,“隨著公眾因不斷增值的報刊而壯大,公眾輿論逐漸被平凡的大眾所支配”。許多人,包括米爾(J. S. Mill)和托克維爾(Alexisde Tocqueville)在內,都會害怕“輿論的暴政”,米爾則呼吁?;?ldquo;公眾中誕生的另類分子”的必要。根據哈貝馬斯的說法,托克維爾堅持認為“受過教育的和有實力的市民應該組成一個精英公眾群體,他們的意見對公眾輿論至關重要”。
    《當代》表現了克爾凱郭爾最初的想法。托克維爾和米爾聲稱大眾需要精英的哲學引導,而哈貝馬斯認為,1850年前后由日常報刊所引領的公共領域的民主化,這是一種不幸的向傳統的退步,因而公共領域必須被拯救??碩擦煊蚩醋饕恢中掠倍O盞奈幕窒?,其中報刊所引發的虛無主義從一開始就帶來一些極其錯誤的關于獨立思考的啟蒙觀點。于是,當哈貝馬斯在關心重拾公共領域的道德和政治優勢問題時,克爾凱郭爾卻警告說,公共領域不像緊密和堅定的群組,它從開始就是打破層次的罪魁禍首,因此不可能被拯救。
    這種層次的破壞以數種方式進行。首先,非在位信息的新的規模的分配使得任何人都能即時接收到各類信息,這造就了一批非在位的超然的旁觀者。于是,報刊的新生力量將信息傳播到一國之內的每一個人,引導其讀者超越局部的個體的局限,并克服對與他們不直接相關的信息的緘默。就像布爾克欣喜地注意到的,報刊鼓勵所有人對所有事情有自己的觀點。在哈貝馬斯看來,這是民主化的成功,但在克爾凱郭爾看來,這種公共領域注定要成為一個超然的領域,其中的每一個人都會對所有的公眾事件評頭論足,卻既不需要自己親自調查真相,也不需要對評論負有任何責任。

    相關關鍵詞搜索:因特網

    相關文章:

  • ·論因特網(2016-06-21)

  • 上一篇:最后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