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36选7开奖时间查询
  • 新書推薦
  • 書目下載
  • 書評書摘
  • 隨書資料
  • 人文社科圖書
    靜日偷閑說連環——《浮生舊夢說連環》
    發布日期:2015-09-24 16:23:47   瀏覽量:
    作者:   出處:   時間:
            于斑駁陸離的日影下,小院里,小孩子捧著一本小人書坐在板凳上,專注地看,一頁一頁地翻動,黑白線條的人物、景物不知不覺間勾勒出童年歲月的靜好。 
       
      七〇年代出生的孩子想必都經歷過這樣的許多片斷,但隨著八十年代中期連環畫創作的銷聲匿跡,童年珍藏的小人書的逐漸流散,那個歲月的圖與文的閱讀似乎已成為一種靜謐的回憶。幸運的是,近年來戀舊的情結也波及到了收藏界,于是,當年小孩子手中的小人書也頗成規模地出現在諸如北京潘家園之類的各地舊貨市場上,為有心人提供了一個憶舊淘寶的所在。 
       
      癡迷于收藏連環畫的人很多,名人也不在少數,如央視某平民風格的主持人。但尋尋覓覓小人書,又用氣韻生動的文字書寫之,這樣的有心人可是不多。在我,只見到這位叫蔡小容的作者,書的名字《小麥的小人書》,因為她的網名是小麥的穗,這本好玩的書就是她的穗了。 
       
      作者說她有一個夢總也做不完,“一條背街的巷子,一家不起眼的門面,進去一看,呀,好多小人書。”翻看著,然后想買,就醒了。她真是迷到了一定程度了呵。有這樣的情懷,筆尖焉能不蘸滿感情,文字的氣韻就出來了。 
       
      當年的畫家也真是認真,為小孩子畫小玩意兒也端的如此一絲不茍,仕女的衣袂、將軍的盔甲、農家的院墻大樹雞鴨,絕不潦草,清雋鮮活,韻味撲面。蔡小容品味《房東大娘》,畫面中并無太陽,而日光卻似乎傾灑進來。“原著中并未提及陽光,而繪者感受到了,他們讓日光進入了幾乎每個場景,準確表現了那個年代的氛圍。”對創作者的這種體味,當得上知音二字了。 
       
      銳利一端的文字也別具一格。寫《雙槍陸文龍》,卻拉“射雕”中的楊康小王爺來比照,“假如楊康成功地成為陸文龍,他會修成正果,但他的人性卻失敗了。”這是我第一次見有人對楊康說正面話的,而《雙槍陸文龍》這本連環畫從小就讀過,不止一遍,少年時也疑惑這俊俏的陸文龍也真夠狠的,王佐斷臂來向他透露真相自然壯烈,但陸公子倒戈也太快了。金兀術從嬰兒時養他一十六年,縱為敵國統帥,但養育之恩就輕易忘了么?翻臉即視養父金兀術為仇敵,真是對“人性論”的一大打擊。今日的讀者還是選不夠“酷”的小王爺楊康吧。 
       
      意外的是,在“小麥的小人書”里也找到了我自己小時印象深刻的小人書。原來叫做《爬滿青藤的小屋》,還是古華的原著。小時就覺得這個連環畫和以前看的不大一樣,一個它是彩色的,再有其圖畫較之別的更加繁復,好像不僅僅是為小人書畫的,更像是單獨的一幅幅獨立的畫作,線條復雜。而且這個故事似乎少兒不大“宜”呢,當然也沒太怎么樣。小女孩小青對男知青說的一句話可能令看過這個連環畫的小男孩印象深刻、記憶至今:“阿媽最喜歡和我親嘴了,她的嘴巴好甜,你不信,自己去親一下……” 
       
      《雞毛信》、《小二黑結婚》、《山鄉巨變》、《西廂記》、《紅樓夢》、《三國演義》、《說唐》、《丁丁歷險記》…… 
       
      那段溫暖如鵝黃色般的歲月已流逝而去了,小小的連環畫陪伴我們了十年左右的時光,那輕俏的畫面、短短的文字似乎在光陰痕跡的摩挲中沙沙作響,或許還會出現在癡迷者的夢中,做不完的夢。小時候斑駁日影下的閱讀溶入了年輪的迷離中,昔時小書箱里心愛的連環畫不知怎么流散地一本未剩,自然我們可以在城市中的貨攤前重新收集,但若能于浮生中靜日偷閑品味一下幼時的連環畫,往日情懷如陽光般傾灑而入,應該更是一件樂事吧。